24小时服务热线:135-2150-2217   厂家电话:139-3329-8613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型煤
清洁取暖离不开清洁煤这个主力军
文章出自:必赢亚洲唯一官方网站_www.56.net_必赢亚洲欢迎您!  发布时间:2018-08-28    浏览数:

  清洁取暖离不开清洁煤这个主力军,倪维斗院士说道。煤炭曾是北方地区供暖的主力,但因其高排放、高污染的特性,如今却又饱受质疑。随着清洁取暖工程的大规模推广,煤炭将何去何从?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呼吁,应重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在清洁供暖领域的应用,“无论过去、现在还是未来,煤炭都是我国能源利用的主力军。”

  近年来由于环境影响,尤其是严重的雾霾污染,一些观点认为罪魁祸首是煤炭利用,“去煤化”的声音愈演愈烈。而在倪维斗看来,不应“一刀切”“去煤”,更不应“妖魔化”煤炭。一方面,我国以煤为主的资源禀赋,决定了煤炭具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地位,30多年发展经验也证实,煤炭对国民经济的贡献重大。“因此,在没有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情况下,就因环境污染而将煤炭‘妖魔化’,甚至见煤就砍、见煤就杀,我认为对煤炭不公平。”

  另一方面再联系我国能源进口现状,即便现已有“煤改气”等替代燃煤供暖的方式,但这些替代仍难占据主导。“天然气的确是一种很好的能源,但我国‘缺气’的资源禀赋从客观上限制了它的大量使用。我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现已接近40%,且这一比例仍在增加。如此宝贵的天然气资源,应用在更为合适的地方,拿来大量用于供暖,显得有些暴殄天物。”倪维斗指出,鉴于上述情况,把清洁取暖的希望寄托在天然气上并不现实,这也意味着,煤炭仍将是供暖领域的主力,天然气等其他能源只能作为辅助。

  煤炭要挑大梁,过去粗放的使用方式必须改变,高污染的散烧煤也应严格制止。倪维斗进一步称,清洁煤的高效利用是解决清洁取暖问题的根本,更是未来能源利用的重点所在。

  电力规划设计总院院长谢秋野:清洁取暖不是简单“双替代”,关键应抓散烧煤

  统计数据显示,北方大部分地区重污染天气主要发生在采暖季,以北京为例,冬季采暖期比非采暖期PM2.5浓度高50%以上,取暖污染成为北方冬季雾霾重要成因之一。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备受瞩目。值得注意的是,206亿平方米的取暖区域面积中,农村约占65亿平方米;从供暖结构上看,资源禀赋决定了用煤取暖占比高达83%,清洁取暖挑战巨大。

  为实现清洁供暖,如果全部实现煤改气,用气总量约2000亿立方米,与我国2017年全社会的天然气用气量2373亿立方米基本持平;如果全部实现煤改电,大概需要用电2万亿度,约是2017年 居民用电8695亿度的两倍。因此,单一采用天然气和电简单代替现有取暖方式还有待研究,清洁取暖不是简单的“双替代”。

  事实上,我国取暖用散烧煤2亿吨,主要分布在农村地区,清洁取暖的关键应该抓散烧煤替代。

  同时,还应该考虑财政补贴和行政降价的可持续问题。以北京为例,煤改电每户每年一个采暖季指标是一万度,每度是0.2元,每个采暖季要给每户补贴2000元。若将该补贴方式推广到京津冀地区30%的取暖面积,仅这项补贴就大概需要400亿元,还不考虑正常的改造投入。从价格因素来看,燃煤用能成本约30元,天然气约58元,用电约87元,政府补贴压力很大。

  此外,农村建筑节能标准相对比较低,仅有20%采取一定的保暖或节能措施,能耗和门窗散热很大。农村供暖综合能耗约为27千克标煤/平方米,而节能建筑能耗是8.7千克标煤/平方米,因此,农村清洁取暖要加大对建筑本身的改造利用,否则就会形成“边供热、边补贴、边浪费”的局面,造成巨大浪费。

  推进我国北方地区清洁取暖,应从整个能源系统特别是能源规划引领方面给予更大的关注。不能简单地“一刀切”去煤化,应对煤炭、天然气、电以及可再生能源,结合不同地区和能源禀赋情况统筹考虑。供暖系统需全面升级,不应局限于单一的供暖侧即热源侧改造,在能源输送过程中也要提高效率,并提高用户端即使用端的节能意识。

  北京能源与环境学会清洁燃煤专委会主任孙宝玉:清洁煤取暖也是清洁取暖

  针对清洁取暖,我不认为完全采用传统的清洁能源进行取暖的才叫清洁取暖,在运用能源过程当中达到清洁效果的取暖方式,也应叫清洁取暖。清洁能源不是对能源的简单分类,而应指能源利用的技术体系,同时,还需强调经济性和排放标准。也就说利用地热供暖、太阳能、天然气取暖是清洁取暖,利用清洁煤取暖也是清洁取暖。

  煤炭是我国的基础能源,一刀切、去煤、谈煤色变都不可取,应该把煤炭的丰富资源利用好,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。

  中国建筑科学院建筑与节能研究院院长徐伟:清洁取暖要摸清数,选对路

  近年来,煤改电和煤改气方面的问题已逐渐显现,煤改气在农村实施有三大风险:气源保障、安全风险、运行成本;煤改电的电网改造投资及工期能否按时等都存在困难。煤改气,2017年度已集中出现气荒。煤改电,农村电网正常改造升级到2000瓦,一户投资大概为5000元,煤改电后户均容量至少要升高到6000瓦,投资至少要1.5万到2万元。同时,对国家电网而言,每年能施工的煤改电工程量有限,如果只装了设备,电网改造却没跟上,可能农户照明用电都得不到保障。

  提到清洁取暖不得不提试点城市。去年第一批12个试点城市完成热源清洁化面积是16亿平方米,但建筑能效提升只有1.6亿平方米,具体到农村,其建筑能效提升面积都不到10%。未来农村做这么多气代煤、电代煤项目,它们的可持续性问题有待考虑。

  第一批试点城市,一户的清洁取暖设备初投资大约2万元,电网改造1.5万元,能效提升要1.5万多,如果政府补贴没法持续下去,面对高昂的取暖费,农民很可能会返煤或者获得感很差。同时,农宅能效提升相比城镇难度更大,有很多闲置浪费和大马拉小车的现象。很多农村农民装了设备只是为了春节期间在外打工子女回来用,有的只是等孩子放学到睡觉之前几个小时用,但电网改造大、投资高,这是不是一种资源的闲置和浪费,值得思考。

  第二批试点城市的相关政策更为完善,以前技术路线只提到“宜气则气、宜电则电”,现在是“宜气则气、宜电则电,宜煤则煤、宜油则油、宜热则热”,有了更大空间,关注重点也更容易落地。第一批城市主要关注创新模式、改造量,第二批城市关注是否因地制宜,能源保障是否到位,可持续性好不好等实际问题。

  实施层面有三个方面的问题:数据的收集、整理等基础性工作薄弱,各地数据统计归口部门不一;清洁取暖技术路线缺乏科学规划,特别是农村地区,存在插花式实施、概念性盲目性推广等问题;全过程管理机制尚未完全理顺,各地牵头部门不一,各部门、各区县小算盘多,大局意识差。

  如何把清洁取暖工作做好?应做到:数摸清,路选对,钱花好,活干好。关于因地制宜,有五个重要因素有待考虑:建筑密度、经济条件、气候条件、资源条件和居民习惯。

  在风险防控方面,清洁取暖要警惕事故风险和闲置浪费。风险包括规模级的频繁停电,用气、用电的安全风险,运行成本较高导致用户返煤的风险、大量装置的售后维护不到位等农村供暖的后续管理等问题。

  本文 来源:中国能源报

下一篇: 返回列表